微信
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智慧人生  >  智慧头条 > 正文

凯发陈小春古惑仔

王朔第三章:雪白的脚印还是脚印吗?(8)第十三章:遍野的风景桐肥槐瘦(2)凯发陈小春古惑仔

凯发陈小春古惑仔

凯发陈小春古惑仔​‍

  我突然想到,如果阿俊也正好在这里的话,那么,主持人一念我的交友卡,他就会听到的。抱着这种心理,我填写起来。交友寄语一栏,我只写了一句话:我来自天都,希望我的成都之行会因为有了你而更加快乐。还没等我把这张卡填完,就有一位男士来到我面前。  我一边填卡,一边跟他聊天。他说他是做国际贸易的。他把他的工作给我介绍了半天,我只听清这一句。不是他的普通话讲得不够好,而是这里太吵的缘故。  我把填好的交友卡递给一直站在旁边等着的小妹。大概这位男士觉出我对他不中意(否则不可能再填那张卡的),跟我聊了一会儿,最后说了句“很高兴认识你”就走了。  我的确不喜欢跟他聊天,只因为他穿了一件红色T恤衫。我实在不喜欢男人穿红色的衣服。至于为什么,我也不知道,就跟我不喜欢穿花裙子一样,没什么特别的原因。  红衣男子刚离开,又有一个小个男子坐在我身边。他那双凸起的大眼睛,让我不由分说联想到甲亢病。他端着酒杯跟我碰了一下,我脱口而出“祝你早日康复!”  “什么?”  那双眼睛瞪得更大了,眼看着要出来了。  我借着吵声立刻改口说:“我说,祝愿是第一步。”  “哦。我也希望我们能够有进一步的发展!”  他笑的时候,眼睛眯成了一条缝,这个时候的他还是蛮好看的。没等我们再聊什么,台上的主持人示意大家安静,他手里拿着几张交友卡大声读了起来。  我认真听着。当读完我那张时,大眼睛男子看了一眼我的座号,没等到跟我“有进一步发展”,就客气地跟我道别给别人让位了。  我在交友卡上是这样填写的:男性,28岁,属龙,身高一米八0,体重七十五公斤,英俊帅气, O型血,双鱼座,性格既开朗又稳重,建筑硕士。引荐方式:到我所在的45号座来面试。末了还有一个备注:不符合条件者请勿扰。  我要求的这个人就是阿俊。我想,像阿俊这样条件的男人,别说成都,可能整个中国都难找。  我优雅地坐在那里,一边喝着啤酒,一边等着奇迹出现。一直等了将近两个小时,奇迹没有出现。我起身离开,这里的过分热闹,跟我的心情实在很不相符。另外,我臀部两侧连着两条腿在隐隐作痛。  外面的天气好暖呀!这里跟天都的温差估计有十度左右。灰朦朦的天空,薄雾迷漫,细雨菲菲。像绣花针一样的小雨,撒娇地打在脸上,痒得我好舒服。  就在我仰望天空,感受成都夜色的时候,一辆银灰色轿车开过来。一位男士从车窗里探出头,很绅士地问我:“请问,你是天都来的小朔吧?”  “天啊!”  我一下惊呆了——这不是我亲爱的阿俊吗?他真的在这里?在等我一起去九寨沟祭奠妈妈?我惊喜激动委屈得说不出话来。  “我刚从单行道俱乐部出来。”  阿俊从车里下来,用略带磁性的男中音继续说道:“你的交友条件我基本不符合,除男性之外。”  平头,灰色衣裤,风度翩翩,帅气俊朗——他的长相、声音、气质、举止言谈……天啊!跟我的阿俊一模一样!  “阿俊!”  我声音颤抖着走到他眼前,扑在他怀里,泪流满面。老天!我终于找到阿俊了。我不会是在做梦吧?我抬头起,透过泪眼,深情注视着阿俊。  “小朔,我想你一定是认错人了,是吧?”  认错人了?他不是阿俊?这不可能。我着急地说:“阿俊,难道你不认识了我吗?我是小朔!”  我开始后悔不该跟和子顶嘴,他说得对,像我这种下贱的小女人有什么资格跟人家要尊严? 别说他说跟我父亲是兄弟,就是他说他跟我爷爷是兄弟,我也没资格跟他计较。  前段时间,我们那里就有一个姐妹由于跟客人翻脸,结果被人家打得鼻青脸肿,躺了好几天才起来。过后只能不了了之,除了我们几个跟她一样的姐妹对她同病相怜之外,还有谁肯向着她说话,连老板都直埋怨她不知道深浅。  我连声跟和子说“对不起”,可他却说现在道歉晚了,他已经被我激怒了。就在和子动手撕我衣服之际,二来一把将和子推开,他说:“咱哥们儿花钱出来玩也要讲良心。人家小姑娘还不到二十岁,咱们别把她给吓着。”  和子一听这话就更来气了,他说:“二来你算什么东西?居然帮婊子来对付我,你也太不爷们儿了。我要是打她,你还得心疼是怎么着?”  随后,和子伸手狠狠给我一个耳光,我当时就流鼻血了。二来也生气了,他气愤地质问和子:“你居然好意思打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,咱俩到底谁不爷们儿?你酒喝到狗肚子里去了?”  和子飞起一脚把二来踹得坐在了地上。二来抓起桌子上的啤酒瓶子向和子砸过去,和子的脑袋立刻有血淌下来。吓得我哭着求他们不要再打了,大家也赶忙拉架,费了好大的劲总算把他们拉开了。  和子一边往外走,一边捂着头警告我这事没完。我相信他的话,这事不可能完,他随时随地都可能来收拾我。二来说,和子没啥大能耐,他叫我别怕他。可我能不怕嘛,对付我也不需要什么大能耐呀?  我便连夜离开那家歌舞厅,去了另外一个城市。十年中,我从一个男人的身体上漂到另一个男人的身体上,我忍受着种种侮辱,过的是非人的生活。  我的身体被无数个男人穿越,我以为自己那颗伤痕累累的心早已经麻木了。其实不然,我的生命并没有死去,我心中还有爱,还有激情。  在我二十一岁那年,在鼓浪屿的皓月园,我遇到一个叫马林的男人。马林给我的是一场足以感动我一生的爱情。  景色迷人的皓月园,明代建筑特色与海滨的沙鸥、树木、海景山色相辉映,构成了一幅天然的图画。园内青铜大型群雕浮雕,再现了当年郑成功挥师东渡,驱荷复台的历史场面。  每当看到这些,我总是会被感动。我甚至想,为什么自己没有出生在那个年代,即使战死沙场也比现在这样活着好。当时,马林也站在皓月园郑成功的巨型石像前,我们都被历史人物感动着。  马林很自然地跟我聊了起来。他告诉我,他是做金融生意的,后来得知,他的工作其实就是替别人炒股票。马林很兢业,也很辛苦。他常常没有休息日,整天研究股市行情,分析国家政策。  我们聊得相当开心。返回时,我们相依相偎地站在客轮上,俨然一对恋人。我们开始频频约会,我知道他喜欢上了我,我发现自己也喜欢上了他。  于是,我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了他。我想趁早跟他断了,不想彼此伤的太深。可这并没能阻止林,他说,以前我怎么着不关他的事。他就是喜欢现在的我。他几乎是用绑架形式将我带到了他家里。  虽然我跟无数个男人上过床,但没有一次是我心甘情愿的,所以也就不可能有真正快乐的时刻。马林是我遇到的最棒的男人,当他穿越我身体时,我内心的震颤是无法形容的。我第一次不用借助外部因素就可以”私企老板”到最佳效果。  第二天早上,当我从睡梦中醒来时,马林已经把早点给我准备好了。他坐在旁边看我吃东西。他说:“你知道吗小傻孩儿(我喜欢这个称呼,它令我感动),你很美。”凯发陈小春古惑仔第八章 柳丝轻轻划破水皮(4)

凯发陈小春古惑仔

凯发陈小春古惑仔

第七章:葡萄望着自己的藤蔓而战栗(6)王朔凯发陈小春古惑仔  有生以来,我第一次听到有人对我说他爱我,而且出自了解我真实身份的男人之口。我被感动得热泪盈眶。我想我也是爱他的。  这之后,我们经常在一起,有一次跟马林分手时,他说这段时间他很忙,等有时间他会再找我的。从此,我什么也做不下去,既不走出家门,也不接待客人。我心里只有马林,一心一意等他给我打电话,等他来找我。  然而,过了好长时间,他都没再找我。我安慰自己,也许他真的没空,如果他有时间的话,就一定会找我的。 可是,过了一个月,马林也没找我。  我开始骂自己傻瓜,嘲笑自己可笑,人家只不过是在逢场作戏,我却在这里“为伊消得人憔悴”。我不再为马林守身如玉,而是重新走出家门继续当三陪女。  就在我对马林死心以后,他突然来到我面前。当时我正陪客人喝酒,马林霸道地抢过我手里的杯子,拉着我就往外走。他一句话也不说,拉着我直奔他家。一进家门,他就把我抱起来扔在床上,他开始疯狂地要我。  当我们都筋疲力尽的时候,马林躺在床上,眼睛看着天花板,一字一句地说:“毛毛(我的名字),我爱你!我要娶你!” 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他怎么可能娶我、一个虽然只有二十一岁但却已有七年苍桑历史的女孩子?  “不要拿我寻开心好吗?”我的声音透着凄凉,“我不敢有那样的奢求,只要你喜欢我,有空的时候来找我,我就已经知足了。”  “相信我!毛毛。”马林起身看着我,“我不是在说假话,更没有拿你寻开心。我明天就带你回老家。”  马林跳到地上,从公文包里拿出两张车票递给我,“你看,我连车票都买好了。”  直到跟马林坐在火车上时,我还是觉得自己是在做梦,不敢相信林会真的带我去见他家人。路上,马林握着我的手,不停地给我鼓励,“毛毛你自信一点!我已经在电话里告诉家人你是我的同事。你不必紧张,即使家里人不喜欢你,我也照样要娶你。”  在我心里,马林是否会真的娶我已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能对我有这份感情。马林的家人对我非常好,尤其是他母亲,拉着我的手问长问短。  当得知我家在汕头时,很心疼地嘱咐马林平时要多照顾我,凡事让着我点。她老人家千叮咛、万嘱咐地叫马林一有时间就带我回家,她要做一些好吃的东西给我补身体,说我太瘦了。  之后不久,我们便正式举行婚礼。我跟马林一起生活了二年,那是我有生以来最快乐最开心的二年。我们一直相亲相爱,从来没有吵过架。他大我十一岁,像大哥哥一样地疼我,他这种疼爱跟老吴的父爱不同,老吴多半是觉得对不住我,而马林对我是发自内心的爱。  在我很小的时候,曾经有个道士说我是克夫命,他预言,我会连着克死两个丈夫,直到第三个男人,才能扭转我的命运。当时我很生气,但后来我的确被他言中了。  我心爱的马林在跟我生活了二年后死于恶性脑瘤。不管那个道士的话是否可信,我从心底觉得对不住马林。从查出病情到去世,他只活了三个月。本来,因为马林的爱情,我被滋润得白白胖胖。  马林喜欢胖一点的女孩子,他说,女孩子太瘦就不可爱了。中国最美的女子应该在唐朝。所以,只要马林开心,我愿意做任何事,更何况无需节食也是我最高兴的事了。我便大吃大喝,女为悦己者容嘛。  在马林患病的那段时间里,我的体重一下子掉了十几斤。一想到马林会死去,我就怎么也控制不住那种悲伤的情绪。  没有经历过那种不幸的人,是不会体会到什么叫“悲哀”的。面对一个即将死去的、自己深爱的人,我好像除了流泪再没有别的思维。

编辑:
返回顶部